會吵的小孩有糖吃? 兼論獵人之一則

上星期某個新聞,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演講時,一位黑人婦女對著總統哭泣說她們因為失業和景氣不好,已經快要活不下去了,請求總統幫忙。歐巴馬問了她的名字,然後下台去擁抱那名婦女,感動現場的大部分觀眾,

也因為如此,在現場的某位參議員決定讓出他一間閒置的房子供那對母子居住,可謂是完美的結局。這新聞具有相當的張力,果然很快的便傳遍了全世界,而歐巴馬的形象也更加高漲。

1.媒體力量的無遠弗屆。這位婦女非常成功的獲得了一棟房子,而且還有總統的親自擁抱。當然她絕對不是個案,全美國,或是全世界,有成千上萬無數的人都需要這樣的幫助甚至比她更可憐,但是很遺憾,這種感動的故事只能演一次,下次一模一樣的事情再發生,感動的力道馬上就會大幅降低

馬克斯說的好「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堆人就是數字」。

所以這個婦人的故事只能用一次。人的感動或是善心是有一個計量條的。用光就像放大招,要等一段時間才會再度填滿,在這中間的Recharge時間,人對同樣的悲慘故事就會有一種麻痺時間。

2.第二個問題是,那位婦人這樣的作法其實是違反某種程序正義的。

換言之,我們都認為越級呈報、攔轎申冤是是最有效。我今天直接對總統哭訴,那麼多鎂光燈在拍,總統怎麼可能不聽我陳情?不幫我解決問題?

總統連一個弱小女性國民都無法幫助,怎麼能率領全美人民渡過難關?

我們也喜歡看這種案例,新聞也喜歡這種話題。有戲劇性、有張力,但這是不對的。因為這是人治主義而非法治主義。這種事情一多,大家都會知道會吵的小孩有糖吃,不尋正當管道申請救濟、不採取法律之下的社會福利機構,而通通跑去陳情抗議。

這種越級攔轎的行為不管中西,至今依舊有效。



3.這讓我想起另外一件事情。比如說「獵人」或是「怪物」等作品(其實我覺得浦澤、富堅等作家是一致的),當他們再描繪最巨大、最無比的人性墮落之時,挽救這最黑暗的時刻大多是最微弱的角色。

七龍珠中挽回普烏之心的是一隻弱小的小狗和撒旦,在獵人中更明顯,作者先描繪了吃人肉丸子、屠殺國民的蟻王,蟻王對殺人一事毫無感覺,但是讓他自殘、收傷,甚至想要獻出一切去保護的,卻是最微弱最微小的生物。

女性(相對於較強的男性)、盲人(相較於健康的身體)、貧窮(相對於富裕的人生)

又最卑微的集合體來對抗最強大的蟻王。當蟻王要去殺少女時,卻發現,少女竟然被一隻烏鴉攻擊,而他被烏鴉攻擊不敢叫出聲的原因竟然是「為了怕吵醒蟻王」,透過極為強烈的強弱對比,蟻王反而保護了這個弱小的生物,而這種弱小的生物,其實正是他所想要完全消滅的。因為這個少女太過卑微且弱小,反而使蟻王產生的一種同情與保護弱者的善根心裡。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最瘦弱的生物」,反而能夠感動最強悍的敵人。如果對蟻王以強硬的手段,指責他殺害人類,蟻王可能更會殺害,用更殘虐的手段殺害更多人。

用層層累積的死屍來證明自身的強悍。

但是用軟弱與純真,反而能感動他們。在富堅的另一部作品「幽遊白書」也是一樣。幽助的父親雷禪之所以不再吃人類,是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以傷害自己身體作為藥罐子的可悲女性,進而決定不再吃人。在最黑暗的時刻,更能展現人性的良善面。因為這世界上有比暴力更強大的力量。孟子說的對,

仁者無敵。

留言

潼恩寫道…
『在最黑暗的時刻,更能展現人性的良善面。』
  讓我想到電影《驅魔神探-康斯坦丁》裡,加百列想讓人變成值得天父喜愛的做法~
 
  並不是說這樣的情操不好,但假若能在平時展現並能得到欣賞的話,似乎比較沒那麼可悲。
  只是錦上添花再怎樣也很難比得過雪中送碳吧?
湘流表示…
這一篇這麼光芒萬丈~怎麼不貼在主站呢

是因為內容主觀~容易引起筆戰嗎~XD

不過我倒是很贊成這種光芒萬丈的論點~
RainReader寫道…
你覺得我會怕筆戰嗎?XDDDDD

沒貼主站單純就是寫的不好,條理不明而已。
363表示…
講到惻隱之心 我想起在米蘭昆德拉 曾經寫過

"人其實是非常矛盾的 當然看到別人不幸時 惻隱之心人人都有 但是人們又時常見到一個不幸的人掙脫命運的桎梏時 心中不知為何又會覺得不滿足 也可以說 他們甚至會希望他再度陷入困境"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