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戴寶村

這種事情想當然爾,以前在Blog就說過了....全世界沒有國家會因為數學課本或是物理課本而有爭議的啦,唯一會有爭議的相當是歷史課本。

反正編審委員是教育部選的,現在能選什麼人,大概就戴寶村、李筱峰、張炎憲、林瑞明、陳儀深這些深綠人士(其他很獨的二流學者就不提了)。那個技術性牽制超強,就把執照給你扣住,然後拖過各高中選書時間,書商就完了,所以為了避免被擋住選書時間,很多出版社甚至都會私下照審查委員的意見改,(書商當然目的是賣書賺錢阿)根本不管編寫人員的意見。

不過台灣史一冊,中國史一冊的結果就是,沒啥好教的台灣史講的超細,的確體現了台獨意識的高漲。反正現在局勢就是這樣,沒辦法。2008如果藍軍獲勝,現在這些編審學者通通被幹掉,結果就是換另外一批統的再來,可憐的只是這一個世代受教育的學生而已,大概都不知道自己在學什麼。

順帶一提,下面的那些新聞不具名的台大教授,隨便猜也知道是誰...吳展良還蠻有勇氣敢出來罵杜正勝的不是...ㄎㄎ

2007.1.31補記
後來我去查了一下,果然主委是戴寶村。而且都是台師大一派 ~難怪我不喜歡師大這學校。


以下摘錄今天的新聞:
------------------------------------------------------------------
高中歷史教科書編審 政治力強烈介入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128/4/9wfp.html

《本國史》變《中國史》,台灣大學歷史系主任吳展良指出,高中歷史教科書編審過程,政治力強烈介入審書,並且只准一種聲音,編寫出「一綱一本意識形態」的歷史教科書,否則就技術性杯葛,讓書商無法出版或強迫修改;這根本是國家機器控制,學者應該強烈抗議才對。多位歷史學者也表示對教育部做法「無法認同」。

吳展良認為,政治力量強制介入,讓學術編寫教科書只能用一種口吻;例如「日治」和「日據」,他所主導的教科書版本中,原先是兩詞並陳,但審查委員中意識形態極強者,迫使他們一定要改為「日治」。他堅持不改,「被整得很慘」,最後教育部自動替他們改,不過該版本也從最早送審,最後落得錯過高中選書時程,完全是技術性封殺。 教部強迫改 或技術性封殺

吳展良表示,「審查的人都是意識形態很強的人」,口徑一致,讓日本統治、日本殖民統治、日本占據等字詞完全混淆專業判斷,甚至出現許多令人啼笑皆非的非專業審查意見,「根本就是一綱一本,意識形態的一本」,讓他和編書小組對編寫中國史意興闌珊。

多位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也感到不以為然。一位參與編寫《台灣史》的台大歷史教授指出,九五高中新課程教科書審查小組如果以政治立場審書,是讓台灣學術環境更劣化的行徑,他不能接受審查委員戴著有色眼鏡審書。

這位教授表示,教科書的問題「太難、太複雜」,歷史教科書的問題不在「綱」,即使他不能理解高一歷史由《台灣史》教起的邏輯,但也不是不能接受。令人痛心的是,武昌起「事」或不用「日據」只能用「日治」等,都是枝節,世界各國已很少因一、兩個名詞而不讓教科書問世,「現在教科書面臨不可思議的審查」。

這位教授說,歷史課本都是妥協的產物,嚴重的是審查過程,「根本是思想箝制」,審查者怎可用自己的政治立場審教科書!
----------------------------------------------------------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