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性


昨天才剛看完尤金尼德斯( Jeffrey Eugenides )的《中性》,覺得已經好久沒有看到那麼好看的小說了。雖然相當的厚,不過整體的閱讀則十分的有趣。讓我理解到在美國這個國家生活的希臘人,想的是什麼。有些相當有趣的對話都令人印象深刻。如他們看到60年代的水門案時,就會諷刺一下美國人說「我們的蘇格拉底和亞里斯多德在討論人生的深刻問題時,你們美國還在樹上吃果子呢!」


關於譯者的部分也相當的流暢通順,除了一個問題以外,也就是註釋。通常會寫註釋的有兩種情況,一是譯者學問很好,想要和他的讀者分享。另外一個就是譯者自己也不懂,所以他想讀者也不懂,所以譯者就把查出來的資料也寫在註釋中。很遺憾,本書屬於後者。寫的註釋相當的無趣,而我最無法接受的就是,喜歡用自己的方式去翻譯人名,很多歷史人物是有標準,或是通用譯名的,不是譯者高興自己怎麼譯就怎麼譯。比如說希臘史家Thucydides,他是有固定的中文譯名的,這算是本書的一些小缺點。不過整體來說,真的是很好看的作品。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