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張俊彥事件再看馬政府的危機



張俊彥是前阿宅大學的校長。我個人不討厭他,他可能是唯一或唯二,台灣土博士能選上中研院院士的人(因為院士互選,所以基本上不念IVY等級名校、吃洋墨水都很難)他經常帶自己老婆在校園裡面繞來繞去,還蠻懂生活,有時候也寫散文,提倡人生哲學這樣。

這次他被提名為考試院院長,他的自傳是由第三人稱的秘書代寫,也因此被批評。張俊彥發表聲明說自己「從善如流」,願意重新繳交一份自傳。而這份自傳他只把原文中的「張俊彥」改成了「我」 ,其他一字都沒動。

這種敷衍的行為被藍綠陣營視為是自大藐視國會,甚至放話要封殺他。

我之前講過,馬英九選的人物都是偏重學界教授,外表看起來就是堂堂正正的人物,因為這是馬英九心中的形象,他不太選黨派過份深入的官場人物。劉兆玄就是一個好例子,身段很硬,不像一般政治人物鞠躬彎腰,現在股市跌成這樣,他照樣說七月初的油電要按計畫漲價。因為這是「該做的事情」 。換言之,他固然在乎民意,但他不會把民意放在最前面。

再看看其他這次的考試院長也是非常典型的學者型人物。張俊彥腦袋中不會「太看得起」這些立委諸公,所以他覺得自傳找秘書寫有什麼奇怪的?會在這種小地方上做文章,還說什麼藐視立法院,更表示這些立委氣度狹隘,這和張俊彥自豪的那種「遠見、寬廣的世界人生觀」 (他在阿宅大學上說的願景)

我之前講過很多次了,親民形象、黨派人脈,馬英九會親自去幹,扮白臉。但是推動執政,則交給這些高傲學者型去搞,演黑臉。不管是劉兆玄、張俊彥、或是王建煊,都有這種忽視黨派利益、地方草根的菁英主義意識型態存在,他們不會把立委看在眼裡,而這也是馬英九所希望看到的,這也是他眼中的黨政分離。

從這個角度去想,更能理解馬政府,包含他們可能遭遇的困難和危機。



留言

EEGA寫道…
我好像之前有講過一個關鍵字:王建煊。

其實現在的學者派官員,跟他當年的發展是非常類似的。剛好這次也拉了這傢伙來當監察院長。

不講氣度或是個性,制度上,整個體系還是一個三權(五權?:p)分立的結構。你那句「他固然在乎民意,但他不會把民意放在最前面」,其實是一句非常危險的發言。

不管是學者也好,官員也好,你不能期待這些人是萬能的小叮噹。無論如何,這些人必須在法令之內行事,而且必須遵守立法院合於憲法的決議。如果這樣導致錯誤的決策,那麼責任就是行政、立法(以及選出這些立法委員的國民)必須共同承擔。

你的發言有點放棄自我責任,轉嫁給這些官員並無條件信任他們的味道,這是我說危險的原因。

實務上,「該作的事情」不應該是個單純的個人信仰或教條,就像導致王建宣過去的土地增值稅政策那樣。而應該是與立法部門協調出多方都可接受的一個妥協解。這也是民主機制運作的常態,你不一定可以取得最佳解,但是你會取得接近最佳解的一個妥協解答。

這不是老馬辦白臉搓搓湯圓就可以搓掉的問題。

另一方面,我們傳統會說嘴的所謂「藍媒」現在也陷入兩難了,因為一路風調雨順,四海生平的話,收視率會讓大家餓死的... 老馬光靠初期的形象,能夠支撐的時間已經很有限了。
RainReader寫道…
的確有點危險,不過我才說是「從這個角度來看,你才能理解馬政府所遭遇到的危機和困難」

至少就目前而言,我看不到馬英九或是他得內閣成員有想要逆轉、修正這一學者型獨斷印象的行為。前天劉兆玄上「文茜小妹大」講的那個內容,和他在立法院備詢時完全不一樣阿,
在文茜小妹大,他完全覺得這是一個可以理解我的「知識階層節目」和立院院那些笨蛋不一樣,所以劉兆玄完全是理性(他的理性)來解釋各種施政。

王建煊、或是張俊彥更是如此。馬英九的作法就是你們去搞,外面我來檔子彈。

至少目前為止,這個戰鬥體制是非常清楚的。

有些話是不能說的,但我認為在私下底,劉兆玄或是張俊彥等人,內心會有一種想法:「股市跌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在那邊抱怨的都是一些投機取巧的散戶和嗜錢一族。他們對我們宏遠的國家規劃沒啥幫助」

但,看到李明博,所以我說,這是馬政府會遭遇的困難與危機。
匿名表示…
在下放空數鈔中
多空自辨 賺賠自負
世界走空頭 臺灣又豈能自外
哭屁呀

空頭走完走多頭 大盤漲怎麼不去哭
@kira
匿名表示…
您文章中講到股市和漲價那段這一段我實在不認同,您說這是"該做的事情"或許沒錯.但我至今看不到任何配套措施.我真的很想請問...那窮人家怎辦?自生自滅嗎?政府的成立不就是為了幫助人民嗎?

還有下面那句"不把民意放在第一位"我假設你講的是劉兆玄好了,那如果不把民放在第一位...那要把哪個放在第一位?政府不就是為人民成立的嗎?如果一切按照原定計畫走...難道不會出現紙上談兵和現實脫節的狀況嗎?
RainReader寫道…
我的文章標題是「從張俊彥事件看馬英九政府的危機」。

其內容我在說明馬英九政府處在一種菁英主義型態上,而忽視了「民意」,因為「我猜想」他們認為民意是變動且膚淺的。

所以你的問題就是我的說法。「不把民意放在第一位」這句話是我推測馬英九政府人員「心中的想法」(當然他們不會公開承認),
所以我才說這是「馬政府的危機」

我想您應該是搞錯我的所指對象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