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英時先生獲政大榮譽博士、中大余紀忠講座

余英時先生是世界上活著的人之中我唯一的偶像。這次暌違已久的回台灣,果然行程滿檔。六月28日(星期六)獲政治大學榮譽博士學位,並發表「台灣人文研究的展望」演講。

這場本來有想去,不過我星期五才解決一個重要事情,星期六還要去確定場地,實在沒辦法前往。6月30日(一)余英時先生和楊振寧先生則到中央大學獲頒第一屆余紀忠講座,並舉行演講與大師座談。由於在中壢,離我家很近,當然要去!所以就請假特地跑去聽偶像演講。

中大舉辦余紀忠講座是紀念中國時報、時報文化的創辦者余紀忠,但諷刺的是,其一,余紀忠畢業於南京中央大學歷史系,但現在的台灣中大是一個以理工見長的學校,根本沒有歷史系。後來余紀忠在九零年代初要捐錢時,根本沒有母系可以捐,故資助了管理學院的成立。 第二諷刺的是就是現在中國時報的裁員,半世紀前余紀忠的風骨,對照現在的管理階層宣稱要轉型菁英報,「魚龍寂寞秋江冷」阿

下午兩點開始,趕去中大的大講堂時,已經擠滿了人。這次余英時講「人文與民主」 ,楊振寧講「20世紀數學與物理的分合」 ,主持人分別是許倬雲和黃鍔,再加上會談主持人劉兆漢和與大師對談的與會人林毓生和王汎森,台上七個人最低階的也有院士,真是可怕。

一開始中央代理校長蔣偉寧演講(校長李羅權進入內閣) ,然後當余範英(時報基金會董事長,余紀忠女兒)和余建新(中時董事長)上台演講時,台下聚在一區的中時員工拿出了黃色的抗議紙條,上面寫著「慟」大字來抗議,現場一陣尷尬,新聞媒體記者一擁而上(大家買今天的報紙應該就可以看到)

余英時先生和楊振寧先生顯然不知道台灣最近這新聞,余英時先生露出一種關注的眼神望著那些抗議的群眾,這點讓我十分的有感覺。余範英演講時也很無奈的口氣說「今天你們也來抗議了」而余建新本來想要講很多,但是面對這場合,他簡短的向在場人士抱歉。

然後演講就開始了,開場前,致詞還說余先生因為長途跋涉,身體生病,剛剛還去醫院吊點滴,才勉強來到會場,余英時先生請務必保重身體 阿!由於身體違和,年紀也大了,還有麥克風與場地的問題,余先生的演說數度聲音轉弱或中斷,也說的不那麼順暢,不過他所強調的民主內涵的概念依舊非常清楚,引經據典,深入淺出。

講完之後實在非常不舒服,所以就先退場休息。至於楊振寧則講的很有趣,連我這種完全不懂高能物理的人也知道他在講什麼,其中還講了一句名言,真是笑翻。最後的大師座談則由於時間控制不當,或許也因為余英時先生生病先行退場,並沒有特別的對談與提問,算是很簡單的結束了。

真是最棒的一天。

先簡單記一下。因為還有後續,詳細的內容日後再發表在主站。

留言

NCUMDT管理員寫道…
余紀忠講座網路影音已上線,敬請上線觀賞。
(NCUMD教學發展中心隨選視訊)
http://mdtvod.ncu.edu.tw/CLASS2LIST01.asp?C2ID=TS08&C1ID=4
(余紀忠講座網路實況)
http://mdt.ncu.edu.tw/media/080630/live/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