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逆魯路修16:即將到來的悲劇

首先,我覺得這集的人物有點變形。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這集的人物似乎變形有點嚴重,看起來魯路修和朱雀的臉就很怪。

Part I

這集重點在一方面當然是圓桌武士第一號耍神威,拿著聖劍石中劍東砍西砍,但更重要的在樞木神社,魯路修和朱雀單獨會面。

這種理念相對的兩大主角單獨會面,我們已經在許多動畫中看過了,不是有什麼說不出口的難言之隱,就是想要和盤托出。

魯路修承認了自己是ZERO、承認了對尤非使用Geass,這使得朱雀非常的不爽,雖然他早就猜到了,但他還極力要否認,結果是魯路修下跪,還被朱雀踩頭,這一幕怨氣,朱雀迷真不知道等多久了。

不過魯路修很快的擺出了悲情攻勢: 「現在我只能依靠你了,朱雀,求求你救救娜娜莉。」

這邊的卑下行為非常的奇妙,因為這在第一部完全是不可能想像的。換言之,我們必須說,從第二部的第六集開始,魯路修注意到了朋友的溫情、一起放煙火的約定,還有那個玻璃盒的幸福後,有了性格的巨大轉變。

而這樣的悲情攻勢對於朱雀非常有用,所以朱雀雖然揍他,但是也下不了手,幾乎哭了出來。他要魯路修想辦法,繼續欺騙大家,繼續扮演ZERO到最後阿!用你的惡意來拯救世界阿!

這和第七集華蓮打魯路修耳光,要他振作說的話不是完全一樣嗎?

換言之,一個過份強硬死不認錯的人突然採取哀兵政策,朱雀和華蓮這些爛好人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了。

在他們交談到最後,突然兩個人似乎和好了。朱雀願意幫助魯路修,一起努力結束這戰爭。但是無奈的是修奈澤爾部隊出現,魯路修被抓走。這個兩大主角的合作沒有實現。

這不很像是魯路修去見尤菲嗎?

兩個人談到最後願意合作,結果意外Geass失控,導致事情的不可發展,最後魯路修親手殺了尤菲,這次亦同。不過立場相反,朱雀百口莫辯。

因為修奈澤爾的部隊出現,魯路修被抓走。這一幕在朱雀眼中是意外:沒想到殿下竟然懷疑身為第七騎士的我,但在魯路修的眼中,朱雀你果然背叛了我「朱雀,你就是這個世界上我第一且最後的朋友」,從今之後,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可以相信的人了,我要堅持我的魔王之道,用我的想法來貫徹信念。

但這一切魯路修早已想到了。

換言之,魯路修從一開始就不相信朱雀;或者說,他是個謹慎的人,狡兔三窟,他早就留好所有的退路。我上一篇在「交錯甚雜的顏色」中曾經提到,魯路修遇到真正的危機時,他根本沒有辦法獨自解決問題,不是靠朋友犧牲,要不然就是靠Geass。

另外,這次讓吉爾佛德效忠,跟著回到黑騎軍團時(因為吉爾佛德絕不可能丟下皇女不管,而且真的科奈利亞也在魯路修手中可以利用),或是修奈澤爾利用這個機會對外宣稱「黑騎和超連合國的大家阿!ZERO靠的是GEASS這種旁門左道!」

也就讓大得知了Geass力量的存在,甚至是CC的真實。

對於魯路修有所不滿的原藤堂日本軍,在下一集就會表現其強烈不信任感。


Part II

在16集中的最後,不列顛軍喊的是不列顛萬歲,但黑騎這邊的邦聯制聯合國家(這個國家體制的問題在正式文章詳談) ,沒有一個一致的向心力和口號,所以只好喊「日本萬歲」 ,畫面也照了藤堂等人高喊,而不敢把鏡頭放到其他非日本人的身上,認同的問題馬上凸顯了出來。


而17集叫做「土之味」。簡單來說就是土地的認同。當然也是魯路修被踩頭在地上舔泥土的味道。同樣的,朱雀也開始猶豫了,在修奈澤爾的質問後,那邊才是他的信念?從之前的簽署執行死刑文件到現在,下一集才是他抉擇與絕望的時刻。

我在PTT貼「交透甚雜的顏色」時,有PTT版友問我為何要用這個副標題,他說文章中看不出什麼顏色。我回答他說,過陣子就看得出來了,果然新OP有XDDD,另外就是,對於魯路修和朱雀,他們在這一段過程中,認同的顏色混雜了。

在分站寫「反逆15集:永遠的孤獨」時有提到一些劇情洩漏,那時提到18集會有不可挽回的事情發生,我那時認為是在紛爭中,娜娜莉會不小心被誤殺掛點。不過看了17集與其他相關資訊,我認為我的猜測是錯誤的,還不到領便當的時候。因為妮娜完成了Freyja兵器。

這個東西在18集的第二次東京決戰中,就會因為不小心、失誤或是其他各種理由被發射出去,結果就是如下圖。

日本是世界上唯一受到原子彈轟炸的國家。二戰的瘡傷與原爆陰影始終纏繞在人們心中。這個畏懼也是無數電影、小說、詩歌題材的作品。

反逆如果下一集Freyja在東京爆炸,不僅僅是單純的反逆劇情張力,我認為,日本的觀眾也會產生複雜的心理。對於這動畫再一次描寫了日本最深處的瘡疤,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會不會有教育官員或是二戰受害者起來批評這動畫呢?

誰會是發射Freyja的那個人?

當然最有可能的是駕駛藍斯洛特的那個人。不管因為任何理由,如果是朱雀開了這一「屠殺自己同胞」的一槍,朱雀背負的壓力與傷害,將會升到與魯路修同等的位置,這樣才有劇情的張力。
反逆最後,再度回到了兩個主角身上。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