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王永慶的告別式

有超過八千人一起參加。

不過重點是,陳水扁也來了,然後坐在連戰的旁邊。兩個人完全沒有交會,連戰心裡想「旁邊這傢伙怎麼 還坐在這邊,他應該去蹲苦牢吧?」

重點是王作榮來致詞,他講的實在是太好了。

「你們聽過王創辦人送錢給官員搞特權嗎?你們聽過王創辦人把錢存國外準備要跑路的嗎?」說的真是好阿,

然後阿扁下午去另外一個地方說乾脆來公投,看有沒有人會支持他,阿扁不瞭解,如果真的進行統獨公投,而且把結局拉到最極端且不能反悔的話,

投出來未必和阿扁想的一樣。我要強調,只要把情況拉到最極端且不可反悔,隨著世界現實的變化,投出來並非不是他們想的那樣,不管從歷史或是現實來說都是如此,

留言

Azusa寫道…
其實我覺得無論是阿扁,或是截至目前仍然循著阿扁的路子往前行進的民進黨,兩者所表現出的那種「捨我其誰」的感覺,都讓人覺得很誇張,然而就是能吸引到人。

這種以某種大義搭配的行事原則,總是讓人看到高昂的激情,可是對於現實或事態,通常沒有一個很好的結尾。

包括目前在自由廣場靜坐的學生。就好像只要民主,可以不需要法冶。
RainReader寫道…
學生的最大問題是,他們不知道自己在爭什麼「修改集會遊行法」?替暴力黨解套,還是以為修改這法律後能使暴力黨合法遊行,白癡阿
Azusa表示…
@rainreader

所以才說激情萬歲啊Orz
匿名表示…
學生都是這樣子的啦,你自已的學生要好好的教。
RainReader寫道…
TO 最後一位(匿名先生)

難阿,我能影響了人太少了,不過這和整個教育政策有問題。

我得教育立場和現行的是很不一樣的,比如說
現在提倡什麼「快樂學習」,我從一開始就反對,

因為我認為學習並不是一件輕鬆且快樂的事情,小朋友太早接觸網路、OLG等虛擬社會以及高喊不能打罵的快樂學習,結果就是今天的放縱失序,然後認為這叫理想和自由意志。

其他還有很多,或許有機會談。
永靜流表示…
就我所知 那群學生抗議的對象是警察濫權 包括不合法的阻擋 毀壞國旗 傷害 帶離民眾 以及要求修改目前仍為審查制的集會遊行法 這些的確是自由意志的表現
學生抗議時DPP還沒開始亂來 DPP那群亂七八糟的...根本就不是學生想理的 RR大身為老師 應該先去了解學生正在做什麼 而不是以自己的立場來解釋這個事件 那些學生們如果在做正確的事而被師長不諒解甚至是扭曲 這傷害會比媒體的隨意報導還大上許多 要先了解再評論是我們這些旁觀者在評論前應負的責任
寫道…
我全看完了 可以評論吧
集遊法國民黨已提出現在正在一審
對警察有問題的有合法管道
不需要違法靜坐
14ZOE表示…
我不知道當一個國家的警察被人民丟汽油彈、扎石塊,其表現卻只是盡可能的維護秩序時;
我不知道當其他國家發動鎮暴警察逮捕超越封鎖線的人民,而台灣卻只是事後看錄影帶"到案說明"時;
這個國家的學生卻在集體抗議警察執法過當?

或許是我新聞看太少,或許我是對事不明瞭,或許我也只是個不學無術的大學生
不過光就這件事的"表面"來看,我不覺得抗議那些人是對的
應該說,他們抗議的內容,也太過莫名其妙了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