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人本這群腦袋裝糨糊的.....

不過讓我想想,要貼那邊好呢?.....

留言

馬爾斯之風寫道…
我支持廢除死刑!!!

如果能把那些強姦犯 殺人犯 飆車砍人不知悔改者抓去做人體實驗活體解剖促進我們的醫療發展 我當然會毫不猶豫的支持死刑

(啊 不小心就把手給切下來了 對不起啊!)
伯表示…
原來這篇是死刑....
一想起死刑 就想起這篇
http://qq0526.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14.html
還有超中二的這篇
http://fate.komica.org/38/index.php?res=80984

不過對於身在較和平澳門的我來說...死刑好像離我有點遠(而且也廢了好一段時間)

不過總覺得現實中有計劃殺人不可能做到像偵探小說一樣能不被人發現還能嫁禍別人....
在證據足夠的情況下,謀殺的人...好像應該判死刑呢....(沉思)
馬爾斯之風寫道…
我太激動而少打兩個字了 大家知道意思就好...(茶)

話說台南最近飆車族超兇的...
有看到的...小東路(哇哩我學校在那邊)跟北門路最誇張

黃金海岸 開玩笑 下午3點就該離開那邊了
海邊的路多半又直又好飆

現在那些所謂的飆車族跟本不愛飆車

反而
改車→看起來很炫 妹GET!
發洩情緒→期末壓力好大啊 嘿嘿
耍中二者居多

會變成這樣他們的父母也有責任
看到那種:我的小孩很乖 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的話真的是令人想吐

余媽媽一句話說的真的很中肯也很悲哀
晚上大家誰敢出門?

還好我是阿宅... 總有種哀傷的感覺...
大佐表示…
我在前年聽過一個演講,一位板橋地方法院的呂法官來我們學校演講(剛好跟我同姓XD),演講題目就是罪與罰.演講十分精彩,我最後問這位法官一個問題就是:您對於廢除死刑有什麼看法??

這位法官回答:我不贊同廢除死刑,就我審理過的刑事案件,看過太多真的是罪大惡極的犯人,如果廢除死刑,對於被害者家屬還有社會大眾一定會強烈反彈,我個人也是很反對....等

總之他講了蠻多...他也有提到他一些同事(ex:法官or檢察官)...都蠻反對廢除死刑

最後...
我因為問了這問題..然後有機會上台穿他的法官袍+跟這位法官拍照XDXD
RainReader寫道…
我個人一向堅持人性本善,但是我也堅持死刑絕不可廢除。
djboy表示…
朱學恆 的這篇,我覺得很寫實
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9/06/11/deathsentence2

有個女兒後,我更能體會上述文章。

後來我有個想法:
那些人權團體,請他們一個人單獨去一個房間,和受害者家屬在一起。然後,受害者家屬,把受害者從小到大到受害的照片,拿給人權團體看。
我蠻想看他們,怎麼說下去~~~~~

聽說,警察會被嫌犯和被害者的遺體關在一個房間,通常三個小時後,就有人會自白了。
Siva表示…
朱大最近很怒,不管是人笨團體,還是新竹市波力士大人的"這不是飆車族"之推理......

我想問問教育部,那5個少年不是中輟生跟他們圍毆致死碩士生有啥關係?.?

這跟朱大另一篇「受害者的人權在哪?」內文描述的腦殘法官跟檢察官一樣

原文網址:http://blogs.myoops.org/lucifer.php/2009/06/04/deathsentence
以下為原文擷取部份:
「我國的最高法院保護加害人的程度,到達了希望下級法院可以證明曾思儒在拿了啞鈴、水果刀、鐵鍋、電磁爐、電視機、雙腳痛毆和踩踏何佳燕之後,高等法院的承審法官和檢察官得要搞清楚,到底是啞鈴、水果刀、鐵鍋、電磁爐、電視機、雙腳中的哪一樣奪去了何佳燕的生命。因為這件事情很重要,重要到我們不急著讓曾思儒獲得應該有的懲罰。
重要到在更五審的時候,我們必須讓何媽媽在最高法院聽到此案又被發回重審時哭倒在法庭內。」
RainReader寫道…
我同意朱學恆的說法,但是我必須要說,對於他們(不管是檢察官或是人本團體)而言,這些批評不會痛。

我專指人本的部分好了(法官檢察官的部分先不提),當你不斷強調他們缺乏現實、保障壞人的時候,其實無法使他們反省,

我的看法是,你必須在他們所宣揚的理論上反擊他們,而不是拿一些他們不以為意的地方去抨擊他們的看法。
Siva表示…
RR大說得對,如我在引用朱大該篇文章的內容:
「鳩山邦夫甚至因為簽署了十三人的死刑執行令,而被朝日新聞稱呼為死神時,憤怒的回應:『實施極刑雖然會使心情難以平靜,但我認為不管多麼痛苦,為了社會正義也必須這麼做。』
他還敲著檯子大聲說:『(死刑犯)也有人權和人格。司法部門經過了慎重判斷,法律也有規定。我是在痛苦抉擇之後才決定執行死刑的。難道說他們是被死神帶走的嗎?』」

-----------------分隔線---------------------

我始終搞不懂為何人笨為何總是打著"死刑=失去人權"這張牌?
誠如鳩山邦夫所述,死刑犯是在擁有"人權"和"人格"的前提之下接受死刑的,他們是以人的身份死去,真的不對嗎?為何那些人笨跟廢死團體在那無謂叫囂-.-?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