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會成為國際笑話?王清峰論點中的去疆域化特殊性思維

上一篇比較激情一點,這篇拉回來討論一些問題。在今天的新聞中,王清峰指出
----------------------------------------------
引起正反兩面反應,但也遭到被害家屬強烈不滿的法務部長王清峰,上午面對媒體,仍然堅持廢除死刑的立場。

王清峰表示,人權要往前走,就算面對反對聲浪,還是會堅持下去。「我是一個政務官,面對的不是違憲的問題,我面對的是國際共識和國際識務,雖然面對很大的反彈聲浪,很大的壓力,人權還是要往前走。」

王清峰表明即使下台,任內也不會簽署死刑執行令,面對可能丟官的危機,王清峰指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法務部長,因為主張廢除死刑被免職的例子,如果成真,恐怕變成國際笑話。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0311/1/21uhz.html
-----------------------------------------------
如同上一篇所指出的,王清峰絕不會下台,她正是利用職務的權責來癱瘓應盡的責任。所以她今天說了「我下台的話是國際笑話」,這其實是在給馬英九和吳敦義壓力。也就是我不會改變立場,所以如果你們兩個人要我下台的話,那就是你們成為了國際笑話。

這段話其實也對比了昨天白冰冰的「用選票來為他們送行」的說法,但更重要的是這句話是說給吳敦義和馬英九聽。

換言之,當這話題(或類似的議題)在接近年底五都選舉時發酵時,就必須很直接的面對一個非黑即白的挑戰,要理念還是選票?

之前就提過,馬英九找的第一屆內閣基本上都是這種不太重視民意,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菁英性格,劉兆玄就是一個例子。這讓我想起劉兆玄的某句話「今天我以噓聲上台,最後我會以掌聲下台」的豪氣,結果很遺憾,在莫拉克風災後就下去了,終究還是以噓聲下台。接替的吳敦義就完全是政治人物。

而由於王清峰是馬英九親自背書找來的,我在想最近吳敦義和馬英九最近正在討論這議題,該如何解決。王清峰是不會退的,這也可以看看馬英九是不是真的「未來終究會證明我們是對的」這樣的理念,寧可不要選票,擺平黨內爭議(不要忘了,王清峰可不是KMT黨員),丟掉選舉勝利也要堅持下去


-----
而王清峰的說法中最大的問題點在「她面對的不是違憲的問題,而是國際共識、潮流」的問題。這才衍生出她的那套自以為是的盲目心態。換言之,王清峰認為「國際的共識勝過國內的法律」甚至違憲也在所不惜,因為國際潮流最重要,這點實在非常值得深思。

這種「國際共識凌駕於國內的法律和政府之上」的論點,頗有去疆界化的先脫論點,遙望著某種天下一家,世界一片平坦無國界的未來想像,寄託了某種烏托邦的樂觀性格。但王清峰暴露一點嚴重的弱點,也就是當她用「國際共識」來排斥「國內法律」時,她就喪失了一個台灣最重要的安命論點:台灣不是一個被國際普遍承認的存在。

所以當我們在各個領域不斷強調「台灣」時,其實正在凸顯台灣的「特殊性」,而非什麼國際的「普遍性」。這點對於獨派或是很多台灣人而言,是一個大忌。台灣必須不斷強調特殊性,反對全球化普遍主義,這才是生存之道。

否則在「國際普遍共識」中,台灣是中國的一個省分,聯合國之內中國還能替台灣發言,台灣早就被統一了。不要忘了某句胡錦濤接見連戰時說的話「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則昌,逆之則...」的名言,對比王清峰的言論,其實都在否定台灣的特殊性論點。

台灣的多元歷史背景和今天的特殊國際地位,正因為他在普遍性與特殊性之間搖擺,這點是一個只有我們,身在台灣的人,才能體會到的自身感觸性。

其次,王清峰所說的論點中,她將憲法和國際笑話作了對比。她說她不怕違背憲法,而擔心國際笑話。「國際共識」最大制裁就是「國際笑話」。一種道德上、思想上的輿論,而且是無法明確定義、劃定範圍的譴責。所謂的「國際笑話」其實是一種籠統的概念式說法,誰會發笑,那個國家代表發出笑聲等等都不需要詳加說明,完全可以自我界定在一種虛幻的想像之中。

而對比國際笑話,憲法是很明確的、嚴謹、綱要,而憲法難以修改正在於他是國家根本大法,這兩個對比十分明顯,可謂是光譜的兩端,但王清峰忘了一個根本性問題,也就是什麼人最可以說「國際輿論/笑話」?

被政府逮捕的政治異議人士或是綠色聯盟之類的NGO等等,尤其是前者。因為異議人士要反對這個強加於「自身身上」不合理的國內法律,所以援引國際的慣例來加以駁斥,

但王清峰是「法務部長」她不是被國內法律欺壓,需要尋求國際聲援的「異議人士」,她本身就是國內法律的管理者。

換言之,當王清峰說出「國際笑話」時,正凸顯其本末倒置的焦慮心態,忽視了自身所在的位子和職權,藐視了整個法律的體系和司法的尊嚴,所以用「想像的外國、無法明確定義的國際輿論」來反對「國內法定、詳細規範的明確條文」,而且還是法務部長帶頭知法犯法,王清峰的論點似乎在是說

我法務部長可以不守法,但你們一般民眾卻必須守法的「只許州官放火」謬論。

王清峰最大的錯誤點是她不以一個人權律師或是民間獨立人士來推動這一理念,而卻用國家之公器,全民付託的權責來恣意妄為,甚至還以法務部長的身份否定了自身國家的法律與權責,萬一以後有犯人被逮捕後說「王部長都不守法,我們又何必守法呢?」,



王清峰知法犯法,責無旁貸。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