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經離去:談一起UCLA的校園謾罵事件


UCLA政治系的一位學生Alexandra Wallace錄製了如下的視頻批評UCLA濫收亞洲留學生。她認為亞洲留學生破壞了學校榮譽,更使UCLA從名校變成破爛的集散地。影片如下:






最後校方介入,而她也在許多網路威脅之下離開UCLA。不過令我感興趣的是她的言論內容與發展,而非結果。就我的理解是,一開始這可能只是單純的「抱怨」(這樣的抱怨短片隨處可見),但是當影片放上網路被宣染後,事情就變得不可收拾。

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翻UCLA的討論區,可以注意到,一開始是女學生有對自己言行失當抱歉,但當太多人「圍剿」時(尤其是中國學生的反擊大多言詞激烈),女學生和她的支持者就理智斷線、惱羞成怒,就迸出了類似種族主義,黃種人該死的差異言論了(剛好她本人也算是金髮碧眼的西方Blondie,批判亞洲人其貌不揚時,更有差異歧視的效果)

這個影片在短短數天內有560萬人次的點閱,可以想見多少人並不瞭解事情便加入戰局奏熱鬧,使核心失焦,變成謾罵,然後就出現了網路上常見的「殺人預告」,最後校方介入,鬧劇收場,女學生為了自己人身的安全,決定離開UCLA。

這種在匿名網路中群眾式的圍剿,站在多數的一方扮演正義超人的快感,在台灣某個BBS上也經常可見,而且還津津樂道,令人想到Yosef hayim Yerushalmi的著作Zakhor。

留言

阿寬寫道…
網路群眾暴力的最佳展現

這其實也突顯另外一個問題
要如何防止網路偽造身份?
身為某人的同學,我可以輕易在臉書上偽造跟你真實身份一模一樣的profile,要是我用該身份留言,那麼被當成代罪羔羊的就會是•••
匿名表示…
這種事近年在香港也時有發生,
每幾個月某些大討論區上,
都會出現一些缺德行為的影片,
然後眾人開始討伐,漸轉為謾罵,
接下來大量留言使報紙也開始留意,
終於在現實找到當事人,
最後以當事人公開道歉,
網上匿名者申請正義的虛榮感得到滿足作結。

雖然兩個月再也沒有人記得,
但現實仍然一再提醒,
多數暴力的危險與恐怖。
河豚寫道…
起碼有兩個BBS都是這樣吧(笑)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