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避免的爭議:《刺客教條3》決定聘請美國原住民為遊戲顧問

醞釀爭議:《刺客教條3》決定聘請美國原住民為遊戲顧問


《刺客教條 3(Assassins's Creed III)》無疑是Ubisoft今年最受期待與矚目的遊戲。根據之前的報導,《刺客教條》已經是該公司最大的獲利來源,無怪乎Ubisoft在宣傳本遊戲上用盡各種方式,有時候前一條情報才剛剛公開不久,熱度未消,馬上下一條情報又隨之公開,反正就是盡可能的拉高在各媒體的曝光度與能見度。


最近的一條情報是Ubisoft為求《刺客教條 3 》關於美國印第安人的社會風俗與文化習慣描寫能夠貼近真實,決定聘請美國原住民(Native American)作為遊戲顧問,但這消息一公開,馬上就在一些比較偏激的討論區引起了話題。


醞釀爭議:《刺客教條3》決定聘請美國原住民為遊戲顧問醞釀爭議:《刺客教條3》決定聘請美國原住民為遊戲顧問

關於群族認同與意識型態的問題不管在美國或是臺灣都是一個必須小心謹慎的話題。1977年,一些印第安原住民就前往於瑞士召開的聯合國大會中抗議白人對於他們稱呼的蔑視。比如美國最大規模的印第安人請願團體AIM(American Indian Movement)便曾公開批評「Native American」這個詞彙乃是一個充滿政治意義的歧視用語,「American」是後來白種人強佔土地建國後才有的名稱,豈能直接套在原住民之身上?之類的爭論迄今依舊是一個話題。

而《刺客教條 3》這次的主角是個混血兒,或許也體現了遊戲製作團隊想要再其中包容兩者的一些巧思,不過馬上就遭遇一個爭議:雖然就目前公開的情報和畫面而言,幾乎都是暗殺白種人。但是,「暗殺者」是一個充滿負面、躲在陰暗處趁人不備偷襲殺人的職業,有些民族未必可以認同他們的祖先有這樣的思想,他們可能認為他們的先祖都是坦蕩的漢子,哪有偷襲的可能。

或許臺灣的玩家較難以理解,這就如同數十年前我們的課本也有所謂「吳鳳捨生取義」的故事,將原住民獵人頭定位成缺乏文明的野蠻行為,然後吳鳳犧牲了自己的生命使原住民化為文明,這些都是一種正統論的文化霸權觀點。

這次《刺客教條》把舞台搬到了美國新大陸,而且還敏感地觸及了美國外來白種移民與原住民印第安人之間的問題;雖然這畢竟是電玩娛樂,不過或許不是所有的人都能無傷大雅地一笑置之,更重要的是《刺客教條 3》的結局倒底是偏向印第安人或是白種外來移民,想必之後引起的討論會更激烈,筆者猜想Ubisoft也一定預料到這一結果,所以才會聘請相關人士來擔任顧問。



雖然不太可能,不過筆者假設今天《刺客教條》把劇情設定在甲午戰爭與臺灣民主國建立的那段時間,很可能遊戲公司設定的劇情就會讓部分立場不同的玩家深感憤怒。我們也可從本遊戲中注意到美國玩家對於自身歷史建構的看法。


--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