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是女孩的事情,悅己也是女孩的事情嗎?



今天大多數人都堅信智商、成就表現和種族、膚色與性別無關。一個刻板的印象是:學音樂是大多數是女性,但偉大的音樂家幾乎全是男性;同樣,真正的哲學家、科學家大多是男性,只有男性才能負擔起真正高階的研究。

我曾在一篇很久之前的文章中指出「如果男人有月經的話會怎樣?」 

如果男人有月經,而女人沒有的話,則月經會變成一種崇拜、羨慕以及可以相互比較的男性價值標準,就如同現在的薪水、身高甚至是陰莖勃起長度等等。 男性會開始吹噓他的經期有多長、可以流多少血等(就好像一些成人電影中,男性如果可以在女性臉上射出越多白色液體則表示越強一樣),社會將會對男性初經來潮時進行討論與社會標記,甚至將這初經流血視為是一種男性的成年禮,國家將會投入大量資金補助停經研究,因為這關係到國家的競爭力,甚至衛生棉用品將成為全民健保的補助對象。

此外,軍人和極端右翼團體、宗教基本教義派將會用月經視為一個男人應該當兵的正當理由,因為自己流血,才能為國家人民流血,甚至是男性學者也會嘲笑女性,沒有經期的計算功力,怎麼會有能力來研究複雜的數學與測量統計?

當然,這是一個明顯的性別刻板迷思。最近,歐盟旗下的科學發展組織為了宣傳「女性也能擔任偉大的科學家」,女性在工業工程、高等數學與科技方面的研究不輸男性,鼓勵更多女性投入高階的學術科學研究之中,製作了一段宣傳影片。但是這段影片卻適得其反,引發了很大的批評,請先看這段影片:



相信大家都很清楚為何這影片會招致批評了。

因為這段影片使用性感模特兒作為女科學家的雛形,並投射了高跟鞋、口紅、粉影、指甲油、迷你裙等等「性感女性」的物質元素,並建構「化妝品」和「研究的試管器材」同樣是美麗女性的必備條件;且影片中還營造了一個盯著這些「搔首弄姿」女性的男性科學家作為影片的對比。

在聲音部分也混雜了多重的流行音樂和女性的嬌喘笑聲,然後女科學家最後帶起了眼鏡。眼鏡是一個女性擺脫庸俗與譁眾性感的「專業象徵」,這其中蘊含著:「美麗 = 膚淺 = 濃妝 =不帶眼鏡」的套套邏輯(或許有一些男偶像明星可以帶眼鏡,但幾乎沒有女偶像帶眼鏡,因為眼鏡與偶像基本元素相斥)這就使得這部影片充滿了自身也充滿挑動、物化女性的象徵元素。

影片一出,果然排山倒海的批評蜂湧而至。認為影片根本是一群男性科學家自己的性幻想投射,也有一些女性團體在諷刺這不是「鼓勵女性從事高等科學研究」,而是諷刺女性只能在高等科學研究中,成為男性科學家「悅己」的花瓶。

對於這些批評,發佈影片的歐盟表示他們非常嚴肅,而且沒有故意諷刺女性。但之後又改口他們是為了刺激宣傳才決定這樣做。這裡是分站,我不想花太多時間詳細討論。確實,這種「設定」只有在電影動漫中才會容易見到:世界第一的超級天才科學家同時是巨乳美少女,而且還得過奧運金牌之類的理想典範,現實中不太可能。

但如果我們製作一個翔實報導女性科學家的宣傳影片,那只會讓人「佩服」而卻難以讓更多女性想要投入科學。因為作研究是一個非常枯燥、長時間且專注的工作,必定會犧牲到家庭與愛情,而且這影片絕對難有廣泛的宣傳刺激;當我們在看電視那些晃乳扭臀的網路遊戲廣告時可以大罵物化女性,誠然這個更是如此。

但是,如果今天要你做一個類似的宣傳時,你又該怎麼做?

INDEX
從月經談性別符碼的差異性
http://blog.xuite.net/tuyu/MIYU/7253867

source: http://science-girl-thing.eu/



留言

匿名表示…
這篇文章算是有深入的提到了「性別符號」,但是...為何不放在主站呢?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