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接受的





某個佔滿臉書的事件,先看了媒體片面的報導,然後看了完整的影片。然後仔細想了一下,如果是我被這樣批評的話:

我想我可以接受吧。雖然用字激烈且直接,但從頭到尾並無使用任何不雅字眼,比起某些立委諸公的荒唐質詢,無㾖頭式的謾罵,甚至還會跳到台上,我認為學生的批評還算有理可循,如果我是蔣偉寧的話,我一定會說:「立委給我閉嘴,我只想和學生好好溝通」。

不過,這事情將轉折且失焦,並給了反對者可有效施力的地方。「反媒體壟斷」「守護新聞自由」這兩個難以反論的大纛已經逐漸崩解。過去我們較不容易看到批評學生的聲音,因為不管你的立場,本質上我們都支持新聞自由與反財團壟斷,這是對於民主多元意見的基本肯定,

但未來幾天想必可以看到這一聲音的興起,不需替米果護航,更不用幫中國美言。只需要採取費邊主義,迂迴地針對激進的偏激學生與特定色彩的政黨操作便可。

雖然論者早以揭露這場運動背後不可避免的中國統獨認同要因,但直接將其藍綠紅染色,從(最終目標:反新聞壟斷)戰略角度來說,今天學生的發言對大局沒有幫助。

另外,「你們有錢,我們有青春」這口號不知道是誰想的,實在不夠高明。採取明顯的兩元對立,將「我者」與「他者」強硬撕裂區分為正與邪、黑與白;這種「兩極激化」(polarization)的斷裂手法只會窄化自身的認同範疇,

試問,像我這種「沒錢,也沒青春」的人,要怎麼辦?

留言

詠文寫道…
我們有青春,應該也跟吳老師的演說有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3IGNc3yBvlw

「你們就搞一次,我們搞一輩子!」
うみ寫道…
整篇論述就是個空。
如果陳認為蔣是個不知悔改的人
那麼這個不知悔改的人的道歉是什麼?
就是屁
陳聲稱如果蔣道歉就會釋出尊重,為了個屁所釋出的尊重,那這份尊重是什麼?
反媒體壟斷跟教育部長道歉到底有什麼關聯?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