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奇麗雅,最後一人




或許大家都看過湯姆克魯斯主演,描繪二戰時暗殺希特勒的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Valkyrie,其實我覺得這是一個很爛的譯名)

克萊斯特(Ewald-Heinrich von Kleist)原本是要穿上炸彈背心去自殺希特勒的志願者、原本他也是要帶著炸彈公事包去狼穴的人;但都陰錯陽差,命運不選擇了他,


720 暗殺失敗後,希特勒大肆逮捕相關人士,不管是否有無具體證據,約有五千名人士受到牽連,包含克萊斯特的父親也遭到槍決;但他本人,這個首謀者之一,又再一次逃過了一劫,於日前過世,享壽九十。

或者是一種迷信吧,我一直相信「多行不義必自斃,大難不死後福澤蔭」之語,如張學良或是宋美齡等可以渡過如此戰亂而安養天年,不管命運遊戲,抑或造化弄人;大概這一生所行之「正」多於「不正」,故得涵泳天年,跨越世紀,

冥冥之中自有註定。

SOURCE:http://www.guardian.co.uk/world/2013/mar/12/hitler-assassination-plotter-von-kleist

留言

H表示…
僅僅因為一人逃過一劫而得出這結論,那其他五千人是罪有應得不成?
這個世界上多的是無辜犬死、躺著中槍的好人,也不乏壞事幹盡卻能子孫滿堂、安養天年的。要取少數正面例子去相信你說的那一套我不反對,但因此以人生的結局來斷定此人所行是否為正,我不能苟同。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