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豹








認識康豹教授(Paul Katz)已經超過十三年了。第一次聽到他名字時,我有眼無珠,以為哪個人會取這種可笑的名字,我還張龍、趙虎勒!

後來才知道康教授名字是他在耶魯大學的中文老師鄭愁予所取,一開始叫做「康保羅」,但這名字實在太普通了,所以在抗議之後就改名為「康豹」,剛好 Katz 一詞在也有貓科動物之意,可謂人如其名。

康豹教授專攻台灣與中國的宗教社會,在這方面有許多經典的作品,更是台灣王爺信仰的研究權威,所以我們都叫他「康王爺」,和他出去作田野調查或出遊就稱為「隨王爺出巡」,而較少稱呼為老師或教授。

和康王爺出巡印象最深的一次是當時研究西來庵事件,我們前往南化深山中去訪問該事件中尚存殘留的耆老。那一天下著大雨,雲深霧重,山嵐繚繞;我們借住在深山寺廟的香客大樓中聊天打牌,一邊談學問,一邊聽他講道地美國人的髒話,實在令人難忘。

由於康老師是台灣民間宗教研究者,但又是一個外國人,所以當他參加許多宗教慶典、遶境甚至是喪禮時,講出許多台灣人都比不上的流利台語時,你可以清楚感受到大家與眾不同的反應,以及康老師對於台灣社會的熱愛,

最近得知康老師的兩個小孩也要申請上大學了,真是感嘆時光飛逝,總之祝福全家福一切順利,

與豹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