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不會白費

昨天清晨四點五十分的左右,接到學生的訊息說:「老師台灣終於也有茉莉花革命了」,然後又有另外一個訊息說「在這裡等待日出真是特別的經驗」

早上起來後看到有點嚇到。今天行程本來滿檔,接受了金車企業藝文中心的訪問(之後我會負責一個講座),然後去拜訪某家白俄羅斯的遊戲公司(這提示好明顯);也回了自己公司拿遺落很久的行動電源,中間順便繞道抽空去了佔領地關心一下我的學生。

實際去過看後,其實感觸還滿多的,也有點複雜,這邊難述。

要我跟著分享公理正義之類的文告,或是高喊我與學生同在之類的口號,這種事交給其他想出名或吸引粉絲的人吧,不適合我。

但是張慶忠那種近乎蠻橫的宣示行為絕不能接受,關係到台灣未來所有人的事情豈能兒戲,遑論隨口說說?我覺得這是某種容忍底線的跨越,用「官逼民反」來形容這次的行為其實非常貼切,「逼」字尤其傳神。

回家的時候在想這事件該如何落幕才好,馬英九出來公開認錯道歉是最佳的選項,但很難,這個資優班的乖寶寶不像我可以隨時和人道歉鞠躬的說,其他的選項都不容易無傷收場,一旦受傷或兩極激化,問題就更難解決。

所有的行為與歷程都不會白費,這些學生確實寫下了歷史。

留言

匿名表示…
某家白俄羅斯的遊戲公司>>WOT?
匿名表示…
版主之前的文章都很理性,我也都很認同,但是這次卻隻字不提學生非法的部份,還用到官逼民反這麼重的詞,對反對黨在議事程序上的蠻橫表現完全不加著墨,卻說張慶忠如此蠻橫,實在令人無法相信這篇文章和之前的理性文章出自同一人。如果這樣就可以以暴力衝進立法院,還引以為榮,那是不是以後所有不被接受的抗議都可以照辦了,今天學生衝,明天關廠工人衝,後天國營公會衝,反正我對政府決策不滿,我忍受不了了就是官逼民反,我想說的是人人平等,掛一個學生頭銜沒有比較偉大不可侵犯,沒有取得非法表達訴求的權利,令我更驚訝的是版主竟然說會出官逼民反,好像服貿是上個月才提出,今天就硬要過,那在立法院躺一年沒人審查是怎麼回事,只講讓利部份絕口不提得利部份又是怎麼回事,我同意有關台灣未來人的事不能兒戲,但不能兒戲和就是不給過是不一樣的,希望版主能查一下服貿的整個過程,加上是陳為廷帶頭,很容易就可以看出這是什麼把戲,我希望不是因為您的學生有參與導致您失去了公正理性的判斷能力。
當然如果您依然認為這全是官逼民反,造反有理,我真的要佩服民進黨的文宣策畫者了,竟然能將這種暴民行為美化成學運,還說服了大部份的人,甚至是我一直很認同的版主,我自嘆弗如。
尼西寫道…
對於過去的野草莓、野百合,到現在的太陽花,總是不缺被操控、被利用的抹黑指控,也不乏自以為清楚卻根本沒去過現場,只會在電視前乖乖接受餵養而又自以為理性的昏庸發言。對照過去國民黨默許的紅衫軍製造的混雜髒亂,和現今立院自發性的理性守序,口中隨意指控群眾暴民的發言者想玩啥把戲,也是昭然若揭。

至於版主,我很認同版主對於遊戲的見解與分析,不過在政治上判斷薄弱也是會影響到其他方面,所以當初傳出那個網站消息時,實在沒感到太意外,馬英九是不可能道歉的,服貿的黑箱作業也不只那30秒,有哪個支持者能告訴我我國的談判代表是誰? 提出了那些條款? 還是啥都不知道卻又指控別人被利用或是只看懶人包XD 出動黑道又指控別人暴力暴民、政客違法亂紀視而不見又說別人忽視學生違法,真是令人噁心。
匿名表示…
尼西先生您爽就好,不過學生已經開始內閧了,我等著看這些學生要坐多久,有台階下不下,歹戲要拖棚,從反黑箱變無條件退回服貿再變反馬,相信你也是認同的,也許你沒看到双北國民黨部前靜坐群眾個位數,如果他們訴求作法真的合理,響應群眾會是這樣小貓兩三隻嗎?還是只有沒社會經驗的學生最聰明,其他普羅社會大眾都笨到被洗腦,不懂得去支持我們的學生.現在其實各方都在看好戲,媒體是嗜血的,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開始新聞很特殊,把學生捧上天,捧成英雄,他們也真以為自己是學運英雄了,等戲拖久了,大家都膩了,也發現怎麼訴求一變再變,似乎不單純,另一方的聲音自然會浮現,那時恐怕媒體還會反過來咬一口,你等著看吧。當這場運動是由這兩位職業學生帶領時,這場運動就註定不是單純的學運了.有鑑於這裡是版主的地盤,我在這發這兩篇文章,已經對他不是很禮貌了,和你在這筆戰就更不應該了,所以之後我不會再回文了。
匿名表示…
茉莉花革命?RR大可以分析一下茉莉花革命和太陽花學運的相關之處嗎?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