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克優




今天中午吃魯蛇便當時聽到隔壁在談《紙牌屋》,突然讓我腦海浮現了一個畫面。

《紙牌屋》在中國上片時,原本以為會因劇中關於中國政治腐敗之描寫而受到查禁或刪減,結果本片一刀未減,而且在中國廣受歡迎;連中國社科院還有多篇關於此片的研究,甚至一些政風單位長官也鼓勵屬下觀看此片。

其道理不證自明,這部描繪白宮政治黑暗的作品慰藉了一個經常出現的命題:西方所自詡的自由民主根本弊病叢生、不值一晒。正如男主角在宣示成為美國副總統時,低語對觀眾說的「Democracy is so overrated.」

《紙牌屋》引起我興趣不在於政治描寫,而是凱文史貝西打破第四面牆,直接與觀眾對話的演出表現。在我所關注的遊戲視覺表現上:遊戲具有一種中介於製作者和玩家之間的能動性,也就是玩家始終可以做出「意料之外」的行為來建構一種全新的互動模式,例如 Twitch 上面群眾一起玩《神奇寶貝》的案例,這是在傳統媒體上難以實現的多元溝通,甚至可以對哈伯瑪斯的「溝通理性」做更進一步的分殊與挑戰。

在第二部第一集中,他將 Zoe 推下地鐵軌道而殺了她,下一幕馬上被同僚問到「你是否殺過人?」

在最後,Frank 透過鏡子,開始對觀眾訓話。

不要再浪費時間哀悼那個我上過床的女主角了,反正她已經領便當了。對於我們這種爬向食物鏈頂端的人來說,絕不能手軟;這個世界只有一條規則:不做獵人,便做獵物

當他「告誡」完觀眾這個現實世界的規則後,螢幕帶到了右下角那個刻有他名字縮寫的袖扣後視覺停格,那是他忠實的僕人買給他慶祝生日的禮物。畫面彷彿在說,

Fuck You.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