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して伝説へ…



之前曾經提過,我受委託執行日本產業協會關於手機遊戲文化評估與市場調查時,基本上大概把火紅的日版手機遊戲都玩過了一遍,有些在繳交研究報告後仍繼續玩下去,《DQMSL》便是其中之一。

今天開始了「キャプテン・クロウ」的討伐任務,簡單來說就是 RAID 的副本。這個船長首次登場於 DQ 八代的海賊洞窟之中,但在本次的 DQMSL討伐任務中,則讓他出現在「幽靈船」任務上面。

是的,這讓我很直接聯想到《勇者鬥惡龍 III》那個熟悉的場景,以及艾力克與奧利維亞的永恆戀情。玩 DQIII 是我國小的事情,靠的是華鍵出版那本很厚的紅色攻略本,那時代都是盜版書籍,不過該書後面把故事翻譯了出來,使得年少不解日文的我得知故事的內涵。

艾力克因得罪貴族,被冤罪打入奴隸船,他和奧利維亞約定必定回來見他,結果奴隸船遇到暴風雨沈沒,全員葬身海底,不甘待雪的怨念便化成幽靈船,漂泊於汪洋之中。而情人奧利維亞不願改嫁,投海自盡。結果那個投海的峽口就形成一道強大的念場,任何船隻無法通過。

所以玩家要去找尋幽靈船,並讓兩人的靈魂再次相見,化解怨念後玩家才能通過海峽XD。由於 DQIII 地圖是根據現實地球所對應出來的,所以幽靈船一般而言最容易出現在百慕達三角洲和地中海附近

這樣生離死別的愛情故事對當時的我而言或許沒有太多的感覺,不過當我在高中時,確實有以 DQIII 和莎翁之劇本(那時嗜讀莎士比亞之部分作品,大概是青春期作祟),在美勞課做了一份二次的大型創作。

今天適逢旁系血親過世,特地回台南關切問候,剛剛在討伐這關時又突然有感:

這是曾經年輕的我們所很難理解的。死亡距離我們太過遙遠到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但當你發現你的朋友、親戚開始有下一代,而且你自己也具備能力可以有下一代時,新生命與世代傳承的感受開始油然而生。

同樣的,我們具備傳承下一代生命能力的同時,也代表著上一代生命能力的衰微。我們開始面對到自己長輩的死亡問題,那些過世的親戚長輩,已經不再是掃墓時,那些墓碑上依稀相似、但未曾見面的人名,

現在骨灰罈上旁邊已經開始刻著我們的名字,上面貼著你不陌生的照片,裡面的中身更是與你有數十年生命交織的熟悉靈魂,這種感覺非常難以言喻。

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慢慢變成了高約30公分的立方體,就算你哭著說永遠不會忘記,也無法改變時間這個最殘酷的敵人,把你對他的回憶和相處的點點滴滴卻會慢慢消磨殆盡,

然後(そして),你的人生開始了(伝説へ)



---
PS. 音樂節奏遊戲何其多,但我喜歡 Deemo 的 sense,所以《Brave Fronrier》這套合作計畫我也打了一整組出來喔~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