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爆肝



收到一則私訊。

來自一位不太熟識的陌生人,她還同時發送了交友邀請。她問我既然專業是歷史,為啥臉書都是科技新知或是世界資訊,很少歷史故事。好,那就隨意兩則。

一、

隋朝的第二個皇帝叫楊廣,他好學善閱且文筆出眾,經常表現感性又愛流淚,一副仁君愛民的模樣。因為她媽媽獨孤皇后的精神潔癖,也因為一些黑暗手段,最後他幹掉哥哥,被立為太子。

楊廣當了皇帝後開始顯露本性,大肆修築可比秦皇長城的運河系統。撇開後代的文明象徵和遺跡觀光收入,對當時人而言,運河確實比長城更有用,可惜楊廣把運河拿來遊江南、伐泡菜,最後搞得眾叛親離,自己也回不了家。

窩在南方當阿宅的楊廣有天照鏡子時對著蕭皇后說:「好頭頸,誰當斫之?」

這是覺得自己外型英挺,頭顱美麗,還是已經知道大勢已去,所以開始意識不清、自暴自棄呢?我們不得而知。總之,他一定沒看過《進擊》,所以不知道暴露自己弱點乃兵家大忌。

過沒多久,禁衛兵衝進來要殺他。楊廣臨死前,對著那個手持白刃的人大喊,要這位膽敢來刺殺皇帝的人報上名來。

「溥天同怨,何止一人?」

那名將官說著。意思是,大家都想要砍你啦~你不用管我是誰。

楊廣被諡為「煬帝」,意為:「好內遠禮,去禮遠眾,逆天虐民」。所以根本沒人想用這個字當諡號。


二、

為啥失戀了就要喝酒?俗話說的好:「因為喝酒傷胃傷肝不傷心。」

這話大錯。

心臟成為人類器官中心是近代的事情,時間往前一點,肝臟一直是人體宇宙的中心。中醫認為肝臟乃是靈魂休息之處,在埃及,肝臟的守護者是艾母謝特;在羅馬,他的守護者是朱彼得,他還有一個你更熟悉的名字:宙斯。

普羅米修斯為了人類而從眾神處偷來了火,照亮了大地,賜給了溫暖。宙斯知道後大怒,將他鎖在高加索山的懸崖上,每天派一隻鷹去吃他的肝臟,每日又讓肝重新長出完好,使他日日承受被惡鷹啄食肝臟的痛苦。

是肝臟,不是心臟。很多電影和電玩都演錯了,前面說過了,肝臟的守護者是宙斯,所以他當然要普羅米修斯嘗嘗這種「錐肝之痛」。心臟在希神裡面是個不值錢的東西。心臟篡位成為身體器官的中心,大約要到 17 世紀下半葉,這是另外一則故事,以後我們再談。

所以,「心情」應該正名叫做「肝情」。所謂「爆肝」,就是那些不在乎肝情的人們所做的蠢事。


普羅米修斯每天重新恢復「肝臟」的過程,表面上看似重複輪迴於痛苦,但深層的意義在於:「在痛苦之後,他每天可以重新獲得全新的靈魂與宇宙,這象徵著不朽」。但你不行,所以還是不要爆肝的好。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