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樫的人性與劇情反差設計




其實我一直在想,《獵人》這個高度異質化的作品,具備著「隨性」「霸氣」「無縫人性反差」

隨性|潦草的線稿嘲笑其他努力作畫貼網點的漫畫家

霸氣|我高興才連載卻又不被腰斬的能耐,諷刺在 JUMP 的投票人氣量化比較,還有那些努力一輩子也沒法在出道的人

無縫人性反差|《獵人》令人著迷的劇情有兩大特色:一個是無縫融入周圍環境的遊戲化概念(例如 GI 篇根本就是今天的 VR 卡片遊戲具現化),或是從一集獵人比賽中的猜拳與機智問答,更重要的在這過程中人性情感的投入,昨天的分享會也有稍微提到:

當富樫在描繪最殘虐的暴力時,挽救這最黑暗的時刻大多是最微弱的角色,而這似乎是經典作品的共同特徵:

《七龍珠》中挽回普烏之心的是一隻弱小的小狗,在《獵人》中富樫先描繪了喜好吃人肉丸子、屠殺國民的蟻王;蟻王對殺人一事毫無感覺,但是讓他自殘、甚至想要獻出一切去保護的,卻是最微弱最微小的反差:

那是一位悲慘的少女:集合著女性(相對於力量強大的男性)、盲人(相較於健康的身體)、貧窮(相對於富裕的人生)

當蟻王因為氣不過棋類遊戲打不贏少女而想去殺她時,卻發現少女竟然被一隻烏鴉攻擊,而她被烏鴉攻擊不敢叫出聲的原因竟然是「為了怕吵醒蟻王」,透過極為強烈的強弱對比,蟻王反而保護了這個弱小的生物,而這種弱小的生物,其實正是他所想要完全消滅的。因為這個少女太過卑微且弱小,反而使蟻王產生的一種同情與保護弱者的善根心裡。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

最瘦弱的生物有時反而能夠感動最強悍的敵人。如果對蟻王以強硬的手段,指責他殺害人類,蟻王可能更會殺害,用更殘虐的手段殺害更多人。

「用層層累積的死屍來證明自身的強悍」

但是用軟弱與純真,反而能感動他們。在富堅的另一部作品《幽遊白書》也是一樣。幽助的父親雷禪之所以不再吃人類,是因為他看到了一個以傷害自己身體作為藥罐子的可悲女性,進而決定不再吃人。在最黑暗的時刻,更能展現人性的良善面。

因為這世界上有比暴力更強大的力量

---
如果您覺得還不錯的話,麻煩按一下連結裡面的官方登錄網站吧,感恩XD
http://www.u-acg.com/archives/9581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