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場關於台灣原創 IP 內容的感觸





我非常榮幸主持友善文創於台北三創舉辦的「原創 IP 娛樂數位展」。當天和王士豪總經理與旗下的作者群們相談甚歡,不管是正經的或八卦的題目都聊得十分愉快,台下的朋友也踴躍發言,兩個小時根本不夠阿,聊到三創要響起「我們要打烊啦」的音樂。剛好我這週接連主持三場內容相異,但性質相近的場子,更有一些感觸:

第一場是關於台灣關於遊戲產業的未來性課程,第一場是我們邀請了日本慶應大學 KMD 研究所的所長稻蔭正彥教授與知名御宅文化研究者杉浦一德教授率領十二位慶應大學之研究生來我們交通大學交流訪問;另外一場就是本文所提到的友善文創九週年紀念之「原創 IP 娛樂數位展」;而這三場其實或多或少都可歸結了同一個問題:剛好也是今天《Pokemon Go》風行下被討論的問題:台灣不缺技術但缺乏品牌與內容的老議題。



這一問題我在上上週接受壹電視訪問時就已經提到了,內容就和文學或閱讀習慣一樣,好的故事生產需要長時間的投資和教育培養,乃至於整個社會美感與風氣的養成,這些絕非一蹴可幾,想要蓋幾個場館或是丟一筆補助款就想要看到成果無異於緣木求魚。那該怎麼辦?我的論點一直是雙軌並行:國內環境需要具備耐心肯投資的長時間教育和培養,另外一軌就是佳作直接丟往海外市場,從一開始就以海外或全球為目標試刀。

值得說明一下,我所謂的以海外或全球為目標並非指放棄台灣市場,而是例如以手機遊戲而言,從一開始就應該考慮完善的英文和日文與多語介面,發售也應該以全球主要國家市場之行銷為主力,有些我擔任評審或擔任顧問的作品,都沒有把適合歐美玩家的「在地化英文」作為最重要的一環,甚至只有中文介面。而我們直接找慶應等一流的媒體設計與作品創造科系來交流,鼓勵學生去留學,和王士豪總經理所做的直接把台灣漫畫家丟到競爭最激烈的日本等海外市場去磨練打天下本質上是想法一致的,也因此參加這個主持活動我感到十分愉快。



說一個簡單的例子吧,幾天前公開這個活動公告時,還有人私訊來說我「明明就是抄襲《艦隊收藏》,還敢說自己是原創?」關於這件事,我們不否認《艦隊收藏》更具知名度且市場價值;但事實上 ZECO 皇宇老師的《鋼鐵少女》和《少女兵器》創作時間比《艦隊收藏》更早,且《艦隊收藏》的製作人田中謙介曾公開表示受到皇宇老師作品之啟發,還寫過推薦文;

就如同我在上課曾論證到「今天你只要創作一個戴草帽、穿紅衣服和牛仔褲的角色,所有人都會指責你在抄襲《One Piece》」,而我們才在課堂上指出那些比魯夫更早,同樣戴草帽穿牛仔褲的角色依舊存在,因為這是「強勢角色建構論」的問題,成功有時候具備著天時地利人和的運氣,並非單純以作品好壞而論。




除了如彭傑老師的登上日本《少年 JUMP》作品外,獲得上億元的投資將進行動畫化,另外也與好萊塢電影電影進行合作、其他作者也擔任 Square Enix 、CyGmaes、SIET、鈊象電子、三菱汽車等廠商之合作與原創作品外,當天更得知友善旗下作家作品《魔技科的劍士與召喚魔王》已經銷售量突破五十萬冊,更賣出了英文、泰文等多國語言版本,真是令人感到高興,更對台灣的原創作品有強烈的信心;或許我們更需要的是一個管道與一個契機,有效且有能力持續地,讓更多的市場和管道看見台灣的作品。

留言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