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後文] 關於〈死後文:為你傳達每一個字〉

這個新增的系列簡單來說就是我書寫我自己文章的後跋感想這樣。也因此,如果您沒看過本文的話,請先回去閱讀本文

本篇連結:http://blog.xuite.net/tuyu/MIYU/16757463

---------------------------------------------------------





就像球員會有高低潮,我自己也是一樣。這篇文章我是在2008年4月20日上午開始寫,花了我快4小時的時間,加上後續的補照片、歌詞,費時可能快5小時。對我而言,這無疑是低潮語塞的證明,很多句子經常中斷,字彙語塞,沒辦法一口氣完成。

死後文我是分兩段看的。前一段(1-4集)左右是在一至兩個月前吧,然後後段是上個星期一口氣追完的。可能是因為這本身是單元劇,所以可以慢慢放置PLAY,但更主要的原因應該是前兩個月,我都在忙許多私人事務所致。至於後半段,整個劇情加溫,相當精采,然後去找了OPED,那篇文章其實就是repeat ED曲寫出來的。

在一開始的時候,我打算從死亡神話入手。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佛雷澤的《金枝》。從所謂的死亡神話四類型來論述整個生死的意義,然後推論到現代生死學流行的脈絡。後來我放棄了,成為不掉書袋的心情文章。

整個文章的中心在第四部分的「體在」。這第六話令我印象深刻,也使我加速衝完的全劇,來寫這心得。就這個觀點而言,第六話可以作為全劇的分水嶺中間線。一方面是因為我自己親自遇過這種校園暴力事件,而我自己在學校,很清楚不管是男生或是女生,都會有明顯的小團體,輕則排擠特定某人,重則敵視打架,經常可見。那些高高在上的教育部官員滿口仁義道德,愛的教育,根本不切實際。應該說把那些大學教授丟到最基礎的國中去教,看看他們幾天會發瘋。你們每天都接觸一些天才資優生,自然以為天下太平。那裡知道站在第一線檔子彈的疾苦?所以去年那個日本教育暴力事件,狠狠打了教育部長一巴掌,真是大快人心。李家同基本是嘴砲,大部分的高階教育人士都反對他出任教育部長,因為他一定會剝奪大學高等研究經費轉去偏遠鄉區的基礎教育(而這些人、這些學校是弱勢沒有發言權的)。這就是我雖然覺得他嘴砲,但基本上我不討厭他。在某種意義上,他讓我想起朱雀。

另外,我提到了反抗的問題。我的意思就是喜歡捉弄人,看人驚慌失措的樣子,如果不反抗,他們會變本加厲。因為他們就是認定你不敢、不會反抗,所以他們才為所欲為。見諸歷史上所有姑息政策,沒有那個是成功的。得寸進尺,這才是人的貪婪(進步)本性。當你不顧一切的反抗時,對方反而會被你這種氣勢所驚嚇。所以我可以接受這樣的下場,殺了人渣,而去坐牢。

最後兩段我本來還想多寫,現在人已經太少寫字了,結果就是那些理工科系學生寫出來的字真是不敢恭維,而電腦普及化的結果就是注音文和火星文,國高中生不會寫幾個大字。或許作者應該多編幾集,描寫死後想要傳遞愛意給單戀的女孩,但卻錯字連篇讓女生討厭的故事才是(笑)


整體來說,我個人還蠻喜歡這篇的,或許就是因為處在低潮吧(笑)

留言

匿名表示…
不是每一個教授都能得天下英才而教之阿...我也看過遇到一群蠢材而絕望不已的慘況XD
只能說大學教授似乎對學生少了一份責任而已。

至於校園霸凌...
「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
「自己要奮戰。若沒有戰鬥的精神,到哪裡都會被欺負。」

雖然我也是邊緣人的一份子,但我也必須承認上面兩句話是有其道理的。因為絕大部分的人一輩子都無法脫離團體生活。

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遵守以下步驟:開學時必須主動去認識人,去建構自己的勢力圈,而凝聚內部團結就需要一個假想敵,勢力圈的組成可能會變;但不變的只有一個--邊緣人的弱勢與難堪,特別是在團體分組時。這種非暴力的排擠其實更傷人,因為不管是誰都無法用武力介入幫你解決這問題,即使大家明白是誰主導這場排擠運動。

但我想這也是一種叢林法則,無法融入團體的人自然是沒力量的人(當然有例外),有成人箝制的時代都這樣了,如果今天發生像「扉之外」或是「蒼蠅王」的劇情,那更是難以想像。

「擁有力量的才是正義」
「那麼,沒有力量的人就該死嗎?」
(中華聯邦的蘿莉皇帝快出來阿!)

對不起,這只是一個邊緣廢人的廢話而已
匿名表示…
贊成上面那位說的話~!
朋友是自己去認識的~而不是天上掉下來的
在日本被欺負的問題真的蠻嚴重的~
有一種什麼[忍耐是一種美德]的糟糕文化= =
台灣的話~一個人會被排擠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種人既使我們去幫他~往後他到那裡也一樣是會被排擠的!
沒想到上面那位跟我的想法好像~= =
解決的辦法還是得靠自己
無法下定決心去改變的話~沒人幫的了它

[你可以殺了我!~但是在那之前你要有失去一隻手或一隻腳的覺悟!]
RainReader寫道…
我覺得上面兩位都說的很好。邊緣化的確是一個問題,班級分組報告的時候就自然會產生這種「正義且合理的排擠」。

而這些被欺負的人通常也都符合某種特質。認為這次忍過去就好了,助長了這種歪風。

講到強暴時,我都會非常強調這一點,不要日後在黑夜無盡哭泣,而玷污妳的人卻把這件事拿來炫耀千人斬。視死如歸的抵抗。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