淚灑乾了也是要補充水分




昨天香港反國教大聯盟已經宣布撤離,關於這個決定,意見十分兩極,但我基本上是贊成的。因為這實在很容易讓我聯想到之前的倒扁的凱道紅衫軍圍城運動,當然那時候還沒有所謂的「佔領運動」,要不然還有泰國黃衫軍運動可為借鑑。

這些運動都有類似的結果,最後都徒勞無功,功虧一簣。大家哭一哭,淚灑一灑,多感人多激昂?但激情終究是一時的,哭累了還要補充水份才能繼續生產淚水阿。

看起來是群眾成功地佔領了某個「政治權力地點」,但事實上這不過是困獸圍城之舉。當權者只要不理不採、不做任何回應(就像當時的紅衫軍),裡面的群眾自然就會在現實的社會時間下潰散瓦解;我從當年紅衫軍倒扁的凱道中就得到了一個領悟:看似「佔領」,但事實上是死守困地,而歷史上的戰役告誡我們,死守一地,必敗無疑。

佔領政治權力地點(不管台灣的總統府或是香港的政府總部)的意義在於「讓當權者知道民意如此巨大」,可隨時匯流成大河,亦可隨時分支於萬川,這樣政府才會害怕,害怕不知何時、何地、何人,都可能再度形成的洪水奔流。

換個角度來說,「民意似水」也是這個道理,更不要變成死水一灘。現在撤退,並非壞事。



留言

MASAYA表示…
請問大大怎樣看香港的德育及國民教育這一科呢?
RainReader Liang寫道…
過去台灣的三民主義,而且還有變本加厲之虞

熱門文章